“布衣”賀寅宇

   2018-09-04 11:53:51

從船長到CEO,他依然是布衣。

??編者按:他們,是企業的掌舵者,帶領企業砥礪前行;他們,是房地產行業發展的推動者,夙興夜寐只為建設美好生活。樂居財經推出《見地》高端訪談系列,一起來聽他們講述自己的生活和企業管理之道。本期【見地】對話嘉賓是樂居控股CEO賀寅宇先生。

??樂居財經 胡佳杰 發自上海

??一件橘色的T恤出鏡,賀寅宇很有互聯網CEO范兒。

??一天前,他執掌的紐交所上市公司樂居控股公布了半年報,總收入2億美元,二季度扭虧為盈。此后,它的股票一路上漲。

??在地產垂直門戶紛紛下行的時刻,這是一個難得的利好,賀寅宇功不可沒。

??今年上半年,他重新梳理架構,潛心把運營、成本結構調整到最佳。為了聽得見一線的炮火,親自到各大城際公司巡查、問診、拿出對策。各種會議安排得十分綿密,有一天,他竟然連續開了十個會。

??十年前,在傳統互聯網廣告時代,賀寅宇帶領樂居快速擴張,從北上廣深到五十個直營站和100多個加盟站,通過與百度戰略合作,讓品牌專區成為重要的售賣增量產品。后來,他主導樂居電商從1.0到3.0創新,奠定了樂居在房地產電商領域老大的定位。

??他很愿意擁抱創新,但絕不是跟風者。當渠道分銷模式興起,一些競爭對手紛紛轉型時,賀寅宇堅持守正出新的策略,緊緊圍繞原有主航道進行革新、夯實。

??現在,賀寅宇正在引領一場新的變革,打造以媒體、廣告和交易為三大核心業務的新樂居。

??Geoffrey船長

??賀寅宇的第一份工作在達能。當時他是大學學生會主席,進入達能實習,第八個月就以實習生身份被任命為市場部產品經理,負責新產品的開發。令他自豪的是,中國酸奶市場600ml大瓶裝酸奶是他第一個開發出來的。

??當然也有遺憾,當時“養樂多(Yakurt)”風靡歐洲和日本,他直覺認為在中國也會有很大市場。但隨著他離職達能,這款產品進入中國市場延后了很多年。

??離職原因是,拿到了上海東方廣播電臺發給他的金融編輯錄用通知書,他實在無法拒絕。因為,做媒體是他從小就有的夢想。

??從做記者到編輯,擔任責任編輯再到主持人,兩年,他就完成了對滬深500家上市公司的分析點評。之后,他受邀參與創辦了一家國外通訊社中國分社,再后來又成為了當時美國最大IT平面媒體InfoWeek的中文版雜志出品人。

??當他宣布離開后,他的團隊給他制作了只發行一份的InfoWeek紀念特刊,封面人物就是賀寅宇。同事們的一句評價,令他感動,“GH,在最危險的時候堅守,在最安全時離開,他是我們的船長”,Geoffrey是他的英文名。

??在外資企業工作多年,賀寅宇會講一口流利的英語,2014年樂居上市前的全球路演,他不需要任何翻譯,老板周忻對他大為贊賞。

??從電臺、電視,到紙媒,再到互聯網媒體,賀寅宇幾乎做過所有類型的媒體,這種跨界的履歷,令他帶領樂居駕輕就熟。他的很多同事曾評價,他是一個轉型十分成功的媒體人。當然,他認為自己還是個媒體人。

??在賀寅宇的成長過程中,有兩句話對他影響最大。父親告訴他:“手上要有活,才能餓不死。”讀中學時的校訓:“會讀書、會做事、會做人”。

??這些,他銘記于心,相信靠踏實地努力和突破,才能獲得成功。他是地道的上海人,但更多時間是在北京總部坐鎮。他是個工作狂,經常中午潦草地喝粥應付。有一次開到兩點,同事們早已饑腸轆轆,他卻笑言,“你們看,平時中午喝粥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

??他的勤奮,從微博名亦可折射出來——“布衣賀寅宇”。他欣賞諸葛亮《出師表》里的“布衣”身份,“躬耕于南陽”,從底層做起,靠一步步打拼成就自己的一番事業。而且,這位“布衣”也很犀利,2009年9月3日發出的第一條微博,就是一個質疑:“弱關系的微博,為什么一定要邀請制呢?”

??瘋狂的工作之余,賀寅宇有個愛好,集郵。一次,他忍痛割愛,將一張中國生肖紀念郵票的第一版“猴票”,捐給了線上拍賣平臺“庫拍”。

??大戰電商

??賀寅宇的骨子里,充滿創新的因子。在傳統媒體呆久了,賀寅宇想嘗試突破自己,2008年機緣巧合來到新浪房產,擔任戰略規劃部總監。

??當時,它還是新浪旗下的房產頻道,全國只有北上廣深四個城市站,廣告額在所有同類網站里排名第六,員工僅50人左右。如今,樂居在職員工2500多人,在全國近50個主流城市有直營站,100多城市有外包站,營收是當初的幾十倍。

??戰略總監?這似乎是一個務虛的崗位,但賀寅宇把它做實了。

??他主動開辟了樂居與百度在產品技術端和商業化端的深度合作。憑借產品經理思維,他敏銳把握到百度這個超級流量入口對樂居的價值,并由此與百度搜索研發出房產類“品牌專區”產品,將百度搜索引擎特性與房產行業營銷需求深度結合,成為樂居業務的極大增量。

??這僅僅是小試牛刀。

??2011年9月,賀寅宇破格升任樂居CEO。在2011年下半年,他開始對房產電商進行全國布局。所謂房產電商,即為購房者服務的折扣券。以幾萬抵幾萬的方式,讓利于購房者。同時,開發商獲得客戶認籌,樂居從中提供居間服務。

??那段時間,賀寅宇督戰全國,頻繁飛往各地,每季度“占盤數”成為他考核城市總經理的重中之重的指標。作為“空中飛人”,他已經是數家航空公司的白金會員。

??一種新的模式興起,往往引來全行業跟風,哪怕傳統紙媒也美其名曰搞“房產電商”。面對蜂擁而上的電商,賀寅宇創新升級、樂居推出“房產電商”3.0,即平臺電商。打開門做生意,以開放姿態,跟各家媒體共同服務購房者,中國商品房電商體系就此建立。

??“把傳播做到極致,將電商進行到底!”是賀寅宇當時經常說的一句話。其中傳播指的是微信、微博、手機樂居以及口袋樂居相結合的移動傳播矩陣;在內容上,除了資訊之外,還包括紅包、游戲、分享、聯動類各種活動。

??2014年4月樂居控股紐交所上市,當年中報顯示,電商收入同步增長188%,即在此業務上實現彎道超車,超越主要競爭對手。上市前,它獲得騰訊2億美金戰投資本。

??那幾年,小伙伴們深深地記得首東國際1504會議室,幾乎每周都有為某個活動或者產品所開的頭腦風暴會議,策劃、產品設計到推廣運營,每每討論到深夜。為了幫大家捋捋思路,他喜歡在小黑板上一遍遍地演示。但他也有個不良嗜好,開會時,一根煙接一根煙。

??他是個操心的命,形容自己“手伸得比較長”,更傾向于扁平化的管理方式。他說,這種風格或許也比較契合互聯網的發展特征。

??三個樂居

??互聯網是一個快速迭代的江湖。尤其是房地產垂直門戶,還要受宏觀調控的波動影響。

??作為樂居的CEO,賀寅宇要清晰地做出判斷,他至少看到三大現象:一、宏觀環境對交易和價格的限制;二、開發商加速集中;三、移動互聯網時代自媒體崛起。

??這給樂居帶來了哪些挑戰和機遇,他和樂居控股董事長周忻思考良久。2017年底,樂居一個全新的戰略出爐——“新媒體、新生態、新交易”。它打破了傳統房地產網站按新房、家居和二手房等業態板塊劃分,而是依據業務屬性重塑。有人評價,樂居正在變成“三個樂居”。

??豐富的媒體履歷,令他堅守樂居的媒體影響力,把樂居一拆為二,形成樂居財經和樂居買房兩大平臺,一個對B,一個對C,形成內容的閉環。他認為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信息傳播碎片化,以短消息快速傳播尤為重要。

??于是,樂居財經有了自己獨特的定位——“速度、角度、深度”,其中以7*24小時一張圖快訊,很快被地產行業普遍跟風。一年來,樂居財經在中國地產經理人和CEO評選、美好生活品牌計劃系列活動上持續發力,堅持做好上市公司報道、人物專訪和原創榜單,立體打造影響力。

??新生態戰略主要基于大數據的精準廣告。自2016年始,樂居和騰訊、阿里、百度、頭條等媒體和平臺都進行深度合作,通過大數據精準分析,實現高效投放。賀寅宇介紹說,比如,樂居和騰訊推出現一款叫“圖釘”的產品,其實就是朋友圈廣告,但因為基于樂居“云眼”引擎的大數據分析而進行的精準投放,使得廣告投放的轉化率極高。

??樂居的新交易戰略,則希望實現房產交易環節的“互聯網+”,讓開發商、購房者享受技術便利,促使交易更加公開、透明。比如,樂居陸續推出的一系列小程序和搖號系統、選房系統等交易工具,方便了客戶選房,開發商賣房甚至政府監管。最近,一個個“陽光購房平臺”悄然在各大城市興起,它的發明者,正是賀寅宇。

??當時空進入2018年金秋,賀寅宇加盟樂居已整整十年,曾經的那位Geoffrey船長,他的英文名字,至少在樂居已經很少人知道了,但他,依然還是一位“船長”,這艘大船,是樂居。

??以下為樂居財經與賀寅宇先生的對話精選:

??創新是解決危機的最好辦法

??樂居財經:樂居成立已有10年,其發展經歷了哪些階段?

??賀寅宇:我認為,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起步階段,樂居以互聯網廣告業務為主,為購房者提供房產信息,為開發商提供廣告營銷服務。第二個階段,電商階段,樂居除了提供房產信息,還為老百姓爭取更多優惠,實現了服務價值的超越。第三個階段,就是目前的階段。10年來,房地產格局、互聯網格局發生很大變化,從過去以PC互聯網為主進入到移動互聯網時代,無論是媒體、廣告還是電商,都需要提升、迭代。因此,樂居在去年年底提出了“新媒體、新生態、新交易”三大戰略。

??樂居財經:今年各地頻頻出臺房地產政策,對樓市影響頗大,對于類似樂居的房地產互聯網企業而言,這是機會嗎?

??賀寅宇:危機和機遇是并存的。2016年四季度以來,房地產市場的調整,限價后不再有優惠折扣,廣告規范發生變化,的確給樂居的電商業務、廣告業務帶來了非常大的干擾。好在,我們沒有把這些僅僅當作危機。過去一年多時間里,整個樂居團隊非常辛苦,經歷了各種動蕩和壓抑,及時把運營、成本結構調整到了安全位置,同時沒有放棄產品創新和平臺建設,并借機深入調整。在尊重市場、尊重政府的前提下,尋找生存之道和發展之道,我們深有體會。我相信,如果企業能堅持創新,那么,任何危機都是暫時的,創新是解決危機的最好辦法。

??新媒體、新生態、新交易

??樂居財經:您曾談到,2018年樂居將開展全新戰略“新媒體、新生態、新交易”,能否詳細介紹一下這三個“新”?

??賀寅宇:首先,談談新媒體。10年來,媒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第一,堅持內容為王,但內容的本質要求發生了變化,要求速度、廣度、深度。第二,內容的組織形式發生了變化,簡短精細的文章閱讀頻率、有效性、到達率較高,同時需要組合文字、視頻、音頻等多媒體因素。第三,傳播通路發生了變化,所以我們必須掌握公有流量平臺和私有流量平臺的發展趨勢。

??我們將廣告業務稱為新生態,樂居已成為一家數字型媒體資源整合公司,和騰訊、阿里、百度、頭條等媒體都進行了合作。互聯網廣告行業正面臨升級換代,廣告是藝術化,是一門有技術含量的活。樂居希望在行業起帶頭作用,通過整合來創造真正的價值,提升整體運營效率,同時也為開發商和購房者提供更好的轉化率。兩年來,我覺得方向是對的,我們主推的幾大產品都受到了客戶歡迎。

??樂居希望用互聯網技術促使交易更加公開、透明,讓開發商、購房者充分享便利。因此我們推出了一系列小程序和搖號系統、選房系統等交易工具,在全國遍地開花。這不僅提升了效率,也推動了行業發展,而且,所有交易行為數據化了,具有不可篡改、便于傳播、便于公開的優勢。此外,我們正在研究區塊鏈,希望在保障交易行為、交易數據、用戶數據等方面實現突破。

??美好生活是下個創新爆發點

??樂居財經:樂居財經和新浪財經、上海證券報等權威媒體一起推出了2018中國“美好生活”品牌計劃,開展這一計劃的初衷是什么?

??賀寅宇:十九大提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房地產、物業、家居行業同樣應該為之奮斗。因此,我們需要“美好生活”品牌計劃,它的作用有以下幾點。第一,鼓勵、倡導行業進一步向美好生活目標聚集。第二,分享美好生活實踐中的各種優秀案例,促使行業圍繞美好生活長遠發展。這一計劃是樂居和新浪財經、上海證券報多家權威媒體共同推動的,這是件好事,樂居在其中主要起串聯和整合作用。

??樂居財經:您認為樂居下一個創新爆發點在哪兒?

??賀寅宇:此前,樂居有條SLOGAN“快樂生活,從樂居開始”。我認為,現在這句話可以與“美好生活”的大時代背景很好地結合起來,促使樂居的創新最終落實在怎樣為購房者提供更美好的生活、怎樣進行更好的服務。樂居未來的創新爆發點一定會落在美好生活方向。

??陽光購房平臺是大方向

??樂居財經:樂居陽光購房平臺的推出,對于購房者和市場來說,有什么意義?

??賀寅宇:對購房者來說,第一,目前房產交易信息披露相對空白,大家需要一個促使交易陽光透明的平臺。第二,購房者登陸平臺,就能看到所有樓盤及它們所處的銷售環節,樓盤信息一覽無遺。

??對市場而言,第一,幫助購房者掌握所有交易環節,并將房產信息匯總,使其具有可比性、可參照性。第二,一些本應公開披露的信息實際是散點式的、有選擇性地披露,效果大打折扣,通過平臺可以幫助政府進一步規范市場。第三,陽光購房平臺能夠化解購房過程中很多信息不對稱問題。

??這一平臺的發展是多方得利的,它一定是未來行業發展的大方向。我們希望今后能夠和各方聯合起來共同打造這一平臺,整合各大媒體的各種資源。

??租金上漲敲響警鐘

??樂居財經:近期,業內對租金上漲討論熱烈,對此您怎么看?

??賀寅宇:這給我們敲響了警鐘,樓市關系民生,買房更多的是希望改善居住條件,但租房是民生托底問題,它的核心在于有沒有地方可住。所以,最近的這些事件,給相關部門和從業者提供了反思機會,給下一步政策制定提供了新的依據和想法。

??此前,政府堅持擴大租賃市場,讓其形成社會居住的托底,方向是正確的,而且我認為這應該是樓市長效機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我們還需要深入研究租賃市場,既不適合“一刀切”,也不適合“倒洗澡水把孩子倒了”。租賃市場利益盤根錯節,解決問題的關鍵在于“不忘初心”。這顆心,就是從業者真正希望為租客服務、為美好生活服務的心。

標簽: 見地

參與討論 0 更多 我要評論

加入城市買房砍價群,實時討論購房熱點話題!
暫無評論, 您可以發起評論
往期回顧
見地排行
關注微信公眾號
老婆操逼照片自拍视频,大香蕉百度在线视频,av痴汉在线,色图片色播五欧美色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