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懂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程宇先生發表了《房地產不是中國金融系統的灰犀牛,而是牛魔王》的文章(附后),本人應約對該文進行了點評。我認為程宇先生的分析更多的只是停留于現象與問題的表層,而沒有對深層次原因進行分析與挖掘。我認為,中國房地產行業的問題源自于中國內地經濟發展模式對于土地財政的高度依賴,而潛在的系統性金融風險源自于土地財政對于國民經濟三部門的高度捆綁。只有轉換經濟發展模式,擺脫對土地財政的依賴癥,才能真正解決房地產行業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問題。

??中國內地主要是經濟發展模式跑偏了,把土地財政而不是制度建設當成了謀發展的抓手,以土地財政直接汲取社會資源、政府參與經濟程度過深而用土地財政將全社會進行了深度捆綁,并把社會經濟運行成本推高到不能再高、把未來發展空間榨取干凈的地步。

??到目前的狀況下說房地產是灰犀牛、牛魔王都不為過,但是需要溯源到問題的緣起與根源,才能看清楚問題的本身。因此,在當前的發展模式之下房地產反而成了金融穩定與經濟發展的壓艙石與穩定器,這也是為何國民經濟三部門都與房地產深層捆綁與高度纏繞、欲解還亂的根本原因。

??因此,轉換社會經濟發展模式,把政府從直接參與經濟發展的高成本、高資源消耗與低效率模式中抽脫出來,才能逐步擺脫中國經濟運行模式的土地財政依賴癥,讓金融與財政體系各歸其位,中國經濟才能進入依靠內涵發展和創新驅動這一本來的發展模式,否則只就房地產談房地產行業風險與金融風險,就屬于舍本求末與緣木求魚,就犯了南轅北轍的錯誤,和某領導將房地產行業的問題歸謬于開發商缺少道德血液一樣可笑與荒唐了。

??附:程宇先生的文章

??直處于萎縮中。那么,也就等于說人民幣對應的第二大儲備資產就是商業銀行的信用,且我們正在靠擴張商業銀行的信用在發行人民幣。

??那么,穿透去看,我們實際上是在用房地產相關債務的信用在發行人民幣。而人民幣的幣值穩定,實際上是取決于房地產市場信用的穩定的。而房地產市場的信用,也就是居民,企業,政府三個部門的還債能力。而這個還債能力則取決于這三個部門能賺多少錢。

??但政府部門是不賺錢的,因為他是政府,不是盈利為目標的。居民賺錢也只有經營性收入和工資收入兩種。那也就是說,居民也要靠企業賺錢。要么,通過自己的企業賺錢;要么,通過在別人企業里工作賺錢。那實際上,三個部門里唯一賺錢的就是企業。那也就是說,企業賺錢的能力決定了整個社會的信用能力,決定了政府,居民和企業自己的還債能力。但現在又有幾個企業是賺錢的?這么一推下來,就細思極恐了。

??人民幣是基于商業銀行的信用發行的。而商業銀行對應著全社會的信用。而全社會的信用又都基于房地產。而支持房地產信用的是企業的盈利能力。但企業又越來越難于盈利。如此以往,將會發生什么?恐怕大家就都清楚了。

??郭樹清主席說房地產是現在最大的灰犀牛。但當我們把這灰犀牛的體量摸清楚時,才發現這牛已經大得遠遠超出我們想象。已經不是灰犀牛,而是牛魔王了。

(來源:柏文喜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