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L“宮斗”,殃及協信?

??樂居財經 曾樹佳 發自上海

??過去一個月來,新加坡首富郭氏家族內部并不太平。由于收購協信遠創的資產過于棘手,該投資導致“繼承人”郭益智承受巨大壓力,也加劇了家族內部的裂痕。

??血濃于水,豐隆集團掌舵人、CDL執行主席郭令明不得不站出來,擁護兒子郭益智(Sherman Kwek)對協信的這筆“抄底”投資。但郭益智的叔叔、64歲的郭令柏卻站在了對立面,不惜從City Developments Ltd(簡稱CDL)董事會憤然離去。

??這是數十年來,郭氏家族首次出現核心成員的對立。

??在辭職信中,郭令柏坦言,“與董事會和管理層就集團對協信的投資及其繼續向協信提供財務支持存在分歧”。包括他在內,自去年10月以來,CDL已有3名董事會成員相繼辭職。

??然而,郭令明卻將公司內部人事震蕩,看作是重整董事會的機會。他在一封公開信中,為這項投資辯護道,“在商業環境快速變化的背景下看待對協信的投資,疫情的全球蔓延讓這筆投資更具有挑戰性”。

??眼下,CDL成立了一個特別小組,用以決定出售其與協信遠創的資產。45歲的郭益智作為首席執行官,已掌舵集團三年,這筆投資的成敗,關系到他在企業和家族內部地位的鞏固與否。

??但疊加疫情的因素,協信項目擱置的現實,卻橫亙在他面前,讓局勢頗為被動。

??另一邊,協信遠創的創始人吳旭,也陷入煩惱之中。假使豐隆集團最終決定放棄協信資產,他還將重蹈覆轍,再次走上求援之路。

??“啃不動”的協信

??郭益智加入CDL已整整10年,負責主導郭氏家族在中國市場的地產業務。他與協信創始人吳旭也相識了十載。

??在郭益智眼中,“吳旭是一個紳士,說話算數,是很有誠意、值得欣賞的朋友和合作伙伴。”

??去年4月,吳旭與郭益智再續前緣,CDL以43.9億元入股協信遠創51.01%股權,其中27.5億元作為給協信遠創的貸款,另一半27.5億元作為有條件的股權投資。此外,CDL還擁有看漲期權,即可以在2022年以7.7億元收購協信遠創另外9%股權。

??這是迄今為止CDL在中國最大的單筆投資,郭氏家族一度將此收購視為一筆“劃算”的買賣。

??根據估算,吳旭在去年4月重新協商條款時,通過脫手部分所有權大約賺取27億元,公司估值為86億元。這與前一年它115億元的估值相比,縮水25%,但無論如何,協信終究還是找到了“救世主”。

??股權的轉換,隨后緊鑼密鼓地展開。CDL與吳旭最終分別持有漢威重慶房地產開發(香港)有限公司(簡稱“漢威香港”)63.75%、36.25%的股權,而漢威香港則持有協信遠創80.01%的股權。

??根據公司章程等文件約定,協信遠創由CDL與吳旭共同控制。在資產整合的過程中,該公司的管理層,經歷了一輪大洗牌。

??樂居財經查閱獲悉,五六月間,協信遠創原董事周強、張勇、范軍、喬楠紛紛卸職,取而代之的是郭益智、代靜、周明華、Ong Siew Toh(Wang XiuTao)等人。

??郭益智為CDL首席執行官、代靜為CDL高級副總裁及戰略投資總監、周明華為CDL上海公司總經理、Ong Siew Toh為CDL財務與會計部高級副總監。他們的進駐,意味著豐隆系介入了公司的運轉。

??另一邊,吳旭積極地籌措、求變。他從新力挖來了佘潤廷,又從中梁挖來了富有融資經驗的李漢平,分別擔任協信遠創的CEO、CFO,充實高管班底。

??有了各方的加持,協信遠創自信地寫下了展望:“將通過打造‘投融運’鐵三角機制,提高投資決策力;以高周轉項目為主導,聚焦符合集團 ROE 指標和能夠提供現金流貢獻的項目,同時獲取高利潤、高質量的勾地項目作為輔助。”

??然而,字里行間的期待,卻抵不過現實的骨感。

??去年年中,由于疫情期間部分項目竣工交付時間延后,協信遠創的營業收入為20.57億元,同比下降46.08%;利潤總額為-13.12億元,同比下降636.23%;歸母凈利潤為-12.89億元,同比下降728.04%。

??與此同時,其報告期末借款總額達355.87 億元,其中一年內到期的有息借款158.82億元。但它的在手現金,卻只有19.82億元。

??為了換取更多的資金,協信遠創將旗下29家子公司,放在了質押臺上,由此產生了賬面價值506.21億元的受限資產,占總資產的比例高達56.38%,超過一半。

??由此可見,要想盤活協信遠創,有一定的難度。

??不過,早在CDL接盤的時候,郭益智就直言這筆收購是“挑戰”,想必他也做好了面對困難的準備。但不巧的是,在容錯率較低的投資環境下,CDL還是低估了協信地產遇到的麻煩。

??不僅沒有如愿實現抄底,它反而被拖入協信的債務泥潭。截至去年9月,CDL在投資上損失近7600萬新元(5700萬美元)。年內,其房地產開發部門的收入也下降約15%,股價則從2018年的高點下跌43%。

??假如啃不動協信這塊“骨頭”,那它將面臨更大的損失。

??吳旭“隱退”

??引入CDL之后,吳旭似乎變得更為神秘。尤其是進入2021年以來,他頻頻減少對旗下企業的持股比例,并退出實際控制人、最終受益人的行列。

??近日,圍繞玖日企業管理(重慶)有限公司(簡稱“玖日企業”)、ST獅頭(600539)的股權結構變動,也引起外界廣泛關注。

??1月18日,玖日企業股東吳旭、鄒淑媛與上海玖融信息科技合伙企業(有限合伙)(簡稱“玖融信息”)簽署協議,玖融信息向玖日企業單方增資1.9億元。

??增資完成后,玖日企業注冊資本增加至2億元,玖融信息持有玖日企業95%股權;吳旭持有玖日企業的股權由 99%驟降至4.95%;另外,協信董事長助理鄒淑媛,持有玖日企業0.05%股權。

??玖融信息似乎專為此次增資事項而生,它于一周前剛剛掛牌成立,由吳家輝、吳靚怡各持有47.45%股權,吳旭持股不到0.1%。有知情人士透露,吳家輝、吳靚怡為吳旭親屬。

??由于玖日企業通過間接持有上海遠涪、上海樺悅90%股權的方式,控制著ST獅頭28.72%的股份。因此,此番操作的最終落點,是吳家輝、吳靚怡承接了ST獅頭的24.5%股份。但ST獅頭實際控制人仍為吳旭。

??這一幕,似曾相識。2018年11月,基于財富傳承的考量,另一位重慶大佬、龍湖集團董事長吳亞軍,也將吳氏家族信托所持的43.98%龍湖股權,全部轉至女兒蔡馨儀的XTH信托。

??與此如出一轍,吳旭雖然目前仍掌舵著協信,但已經開始著手為“后來者”做鋪墊。隨著在玖日企業的持股比例下降,他不再是上海協淳企業、上海渝衡實業、上海悅滿企業、重慶振南澤實業等一系列公司的實益擁有人。

??幾年前,吳旭曾將綠地的入股,作為他對接資本市場的墊腳石。計劃落空之后,他又入主了ST獅頭,準備讓旗下物業管理公司天驕股份借殼上市,但由于ST獅頭的股東糾紛,最終又未能成行。

??如今, ST獅頭仍在市場上閃現著活躍的身影。

??去年9月7日,ST獅頭宣布,1.28億元現金購買新三板企業昆汀科技40%股權;同時獲委托行使昆汀科技合計10.54%股權的表決權。

??交易完成后,獅頭股份合計控制昆汀科技50.54%表決權,昆汀科技成為公司控股子公司,上市公司切入電子商務服務領域。

??這個上市平臺,或許還能為吳氏家族以后輾轉騰挪提供空間。這可能是在合作者CDL突生波瀾的情況下,吳旭心中尚存的一絲藉慰。